凌·落

敢拼敢闯,从不后退。

球没了

它蹦蹦跳跳的进入黑暗之中,进入我寻不到的地方。有些相见就是一种缘分,想来缘分已尽了,就抓不住了。

高考

高考考完了,有人买这摞书吗?

夜雨

萧景琰已为帝十余载了,如今的大梁颓势尽去,政治清明,百姓和乐,早已不负故人所托。
每个盛世的背后都有一个勤劳的君主。
现在已是深夜,世人皆以入眠。而大梁最尊贵的人却还在一盏昏黄的油灯下批阅奏折。如今的大梁帝王不喜他人的服侍,早早将服侍的人打发去了。那空荡荡的大殿更表现出帝王的孤寂。
天空阴了整整一日,总算开始下雨了。
在着寂寥的雨夜中本就容易想起往事。就连帝王也不例外。萧景琰看着眼前的奏折,拿起笔来,正要批阅,但他的心却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十几年前的午后。
那天午后,他和林殊早就约好要一起打马球。林殊的兴致很高,拉着萧景琰,早早的准备好了打马球的工具。可偏偏天公不作美,来了一场大雨,下的稀里哗啦的,热闹非凡。
林殊本想不顾大雨,拖着萧景琰直接出去玩的。可奈何手下仆人一个个都不是孬种,硬生生的将怒则如虎的赤焰少帅拦在家中。
林殊天性好动,被拘在屋里自是百般不愿,可他也不能去责怪那些忠诚的仆人。林殊虽是耐不住性子,但也是明事理之人。所以只能在屋里一边焦躁的地传着圈,一边不停着向萧景琰抱怨着老天爷。
老天爷倒像是要和林殊作对到底似的。他越抱怨,外面下的越欢。饶是林殊精力过人,也比不过老天爷。只得找副棋盘,和萧景琰下几局棋,权且解闷。
萧景琰的棋艺就是个半吊子,可林殊的棋艺连半吊子也不如,屡战屡败。大概是太无趣了吧,林殊下着下着,竟然趴在棋盘上睡了过去。
萧景琰刚开始被吓了一跳,以为林殊出了什么事,连忙扑了过去,小心探看后才确认他只是的睡着了,不禁失笑。
这林少帅平时生龙活虎的,睡颜却异常恬静。萧景琰看着他的睡颜,忍不住起了逗弄之心。他用手碰碰林殊的脸颊,看他没反应,又碰了碰他的鼻尖。
林殊嘟囔了一句,挥手把萧景琰的手打掉,皱了皱眉。
萧景琰先是一惊,盯着林殊看了好一会才确定,林殊并没有醒,不禁更大胆了。
他在林殊房内找了一支毛笔,蘸了蘸墨汁。用饱含墨汁的毛笔,在林殊光洁的额头上写了个王字。然后趁他未醒就冒雨逃离林府。
之后林少帅因为那个“王”字在府里闹了不少笑话,就和萧景琰闹了好几天别扭。
不过少年人嘛,别扭闹完了,又好的能穿一条裤子……

他又想起了那个白衣谋士,在雨天时那个谋总显的比平时困顿些,哈欠打个不停。在发现自己的失态时,就向他行礼,道一句抱歉,靖王殿下,是苏某失礼了……
萧景琰搁下奏折,走向殿门,望着那好似无穷无尽的雨幕。
他好像又听到了那熟悉的抱怨声,又听到了那句熟悉的声音说道靖王殿下……
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如今他身处至尊之位,享受着无边的荣华富贵,独行在着无穷无尽的孤独之旅,只敢在着冷雨夜中放纵自己。
毕竟那逝去的人已经逝去,活着的人还要继续走下去。